当前位置:奇趣百科 > 网络热点 >

周星驰对赌协议输了多少,竟然要抵押豪宅借款还债?

就在上个月的22号,一代人的回忆,著名影帝周星驰迎来了他的58岁生日,但是比他58岁生日更让人关注的则是,他把自己位于香港太平山歌赋山普乐道的超级豪宅天比高抵押给了摩根大通银行进行融资借贷。

根据已经公开的消息,天比高是周星驰在2004年以3.2亿港元购入的一块地皮,后来他在这块地皮上建造了四栋大宅,并在随后卖出了其中的三栋。

而香港的房价经过这些年的膨胀,如今这最后一栋豪宅市场估值大约为11亿港元。

周星驰对赌协议输了多少,竟然要抵押豪宅借款还债?

至于年纪已经如此大的周星驰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钱,坊间的传闻是由于和新文化对赌合约的失败。

这份对赌合约源自2017年新文化和周星驰签署的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书,协议的内容是新文化以13.26亿人民币的价格购买周星驰旗下PDAL公司51%的股份,而周星驰则要在2016到2019这四年里实现10.4亿的净利润,但是根据PDAL的企业财报显示,这一目标并没有完成,那么根据赌约,这剩下的部分就要由周星驰个人补齐,于是就出现了片头我们说的周星驰抵押借款的消息。

其实不仅是周星驰,由于疫情的关系,今年的春节档、五一档,甚至暑假档都被迫关闭,观众连电影院都进不去,哪来的票房呢?所以这大半年以来,电影行业的上下游都遭到了严重的打击。

不仅是周星驰,前段时间就连华谊兄弟的董事长王中军也出卖了自己名下的豪宅。而这一举动也从侧面证明了,华谊兄弟现在所面临的的危机,因为这已经不是王中军第一次变卖家产了。而华谊兄弟的现状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现在整个电影行业的状况。

由于疫情的反复,电影院开工的希望十分渺茫,而每关门一天,电影公司所面临的损失都是十分庞大的。不过这次疫情仅仅是电影行业危机的一个直接诱因而已。

早在这次疫情之前,电影行业的衰落就已经浮上水面了。

在2017年周星驰和新文化签订协议之后,周星驰以10.4亿未来净利润,换取了13亿的投资。这10.4亿的利润被分为了四个目标,以一年为限在四年内分别实现不低于1.7亿、2.21亿、2.873亿和3.617亿的净利润,本文由奇趣百科(www.m414.com)搜集整理。

根据新文化的财报和年报,前两年周星驰都完成了相应的目标,借着影帝复出和情怀回忆牌所造成的影响,周星驰狠狠的收割了一波票房,虽然2017年的《西游伏妖篇》遭遇了口碑滑铁卢,但是凭借着情怀的力量,票房依然达到了16.52亿。

但是在2018年PDAL的净利润为2.58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1.66亿元,与承诺业绩相差2.25亿。看起来并不是多大的数额,以周星驰的身价来说,怎么会被逼买房呢?

周星驰对赌协议输了多少,竟然要抵押豪宅借款还债?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根据协议,如果PDAL的实际净利润比承诺数额低30%以上,周星驰就需要按总金额的差额,以当初的股权转让的价格,等比例进行补偿。

并不是单纯的补个差价就行了,而好巧不巧这一协议的到期时间就是今年3月31日。而且周星驰私人控股的比高集团也是损失惨重,到去年3月为止已经亏了大概5.8个亿。

而由于疫情爆发的原因,整个电影行业已经停工超过半年了,没有盈利对于电影行业就是亏损,而且是巨额亏损,而周星驰在2019年春节档推出的《新喜剧之王》,和定档今年上半年的《美人鱼2》也都被迫停档,等待疫情结束,但是以目前的全球疫情形势来看,电影行业的复工日期还是充满着不确定性,即使卖房赔偿了这次赌约,还有更严重的危机在等待着周星驰和所有电影人。

比如刚才提到的华谊兄弟,华谊兄弟已经连续多次依靠外部资金和变卖财产来延续公司的生命了,在2019年1月华谊兄弟连发多条质押担保公告,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25亿授信;并且和阿里影业达成战略协议,以此获得了来自阿里影业的7亿借款。

而代价是华谊兄弟要在5年内至少完成主控并上映10部院线电影,而合作期间阿里影业拥有华谊项目的优先投资权。

不过这笔钱似乎没有泛起什么水花,仅仅过去了两个月,华谊兄弟又在3月份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借款2600万,随后在4月向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王中军借款2.7亿,8月王中军自爆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卖出了自己收藏的名画,11月向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人民币5亿元的综合授信。

一直到年底12月华谊兄弟依然在借钱,在12月华谊兄弟将其持有的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卖座网CEO陈应魁,以此获得4567.85万的收益;同时华谊兄弟还向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了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

周星驰对赌协议输了多少,竟然要抵押豪宅借款还债?

借钱仿佛就是华谊兄弟2019年全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干的一件事情,而这一年华谊兄弟的几款青春电影都不及预期,同时备受期待的《八佰》则因为某些原因至今没有音信。

到2019年年底为止华谊兄弟以巨亏达到39.63亿。如果2020年无法扭转局面,或许华谊兄弟会面临退市。

可惜祸不单行,由于疫情2020年电影行业始终不得开工,虽然在四月,华谊兄弟获得了包括阿里影业和腾讯在内的将近近23亿的定增,再次缓了一口气,但是这口气能缓到何时还是个未知数。

现在大部分的电影院都开始通过线上卖货、提前销售打折票等诸多手段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但是起到的作用确实微乎其微的,前段时间博纳副总裁黄巍跳楼自杀的消息,更是所有绝望的电影人内心的真实写照,不管如何,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希望这些电影人能坚持到这一天的到来。

毕竟作为我们最重要的娱乐方式之一,电影也为我们提供了许许多多的欢乐。

推荐阅读:徐峥《囧妈》网上免费播放,为什么会被院线/影院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