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趣网 > 科学探索 >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牛顿晚年曾证明上帝是存在的

相信许多人都知道“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这句话。乍看起来它似乎没什么问题,甚至可能还让人觉得挺有道理,因为一些著名科学家晚年都将目光转向了神学,比如牛顿晚年曾证明上帝是存在的。

事实上,由于年纪轻轻就发现了三大定律,牛顿对上帝几乎没有信仰,甚至常常跟哈雷彗星的发现者爱德蒙·哈雷辩论:上帝究竟是否存在。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牛顿晚年曾证明上帝是存在的

一天,哈雷邀请牛顿来其家中做客。牛顿进屋后发现哈雷工作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造型精美的太阳系模型,这立即让对天体运动非常感兴趣的牛顿爱不释手。

牛顿把玩了一会之后问哈雷:“谁制造了这个精美的模型?”哈雷想了一会答:“它不是任何人制造的。”

牛顿对这个回答感到非常奇怪:“不是人制造的,那么它是怎么来的呢?”“它是自然存在的”哈佛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怎么可能”牛顿立即对他进行了反驳,“如此精美的模型必然出自能工巧匠之手,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听到牛顿的言论,哈雷奇怪地说道:“这个模型根本没有真实的太阳系精美,既然你认为它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为什么相信真正的太阳系是自然存在的,而不是更高级的智慧创造的呢?”

正因为此番对话,牛顿晚年开始对自己之前和正在研究的东西产生了怀疑,于是提出了“切线力”这个概念,认为上帝是宇宙运动的第一推动力。

不只是牛顿,爱因斯坦其实也是上帝的信仰者,不过他信仰的上帝和牛顿信仰的上帝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爱因斯坦信仰的上帝是“斯诺宾莎的上帝”,即“自然”本身,也可以说是宇宙中一切的规则和规律,并不是人格化的上帝。

事实上,和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科学并不关心整个世界是谁创造的,它只关心整个世界运行的规律是什么,从本质上看它只是人类认识和探索世界的工具。

既然是工具那就不能将它神化,而科学也从始至终处于推翻~重塑的过程中,如果认为科学一定是正确的、是真理,科学之外的全是糟粕和迷信,那么就陷入了“科学宗教”的误区中。

需要注意的是,科学同样也不是万能的,目前科学界有许多问题一直折磨着科学家们,例如被评为世界十大经典物理实验之一的双缝干涉实验。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牛顿晚年曾证明上帝是存在的

这个实验让人类得到了一个堪称诡异的实验结果,甚至对宇宙产生了怀疑。它完美展示了量子力学中两个“玄学”概念——测量和叠加态。而这个实验的起因,主要是科学家想弄明白一个问题——光究竟是粒子还是波。

在正式叙述之前,我们需要知道一个问题。如果粒子是弹珠、波是水波,那么在一块板上开两条互相平行的缝并将弹珠从缝中打出,我们在探射屏上看到的图像应该是上面这样的。

而如果是水波通过板上的两条缝隙,那么我们能够在探射屏上看到上面这样的图像。之所以会呈现出这样的景象,是因为通过一条缝隙的波纹恰好在另一个缝隙波纹的波峰上,科学家将其称为“干涉现象”。

其实光是波还是粒子一直是物理学争论的核心。整个18世纪,在牛顿的压制下“波动说”一直暗无天日,而转机出现在了19世纪初。

1801年,英国物理学家托马斯·杨(Thomas Young)进行了双缝实验。他在一块板上开了两条平行的缝,然后用一束发散的光照射。

按照正常思路,如果光是以粒子形式存在,那么从缝隙中穿过的应该是两束光,探射屏上显示的也应该是两束光,但实际探射屏上却出现了一系列明亮条纹和暗淡条纹相间的图样。

要知道干涉衍射的图样是波独有的性质,所以托马斯·杨的实验结果让“波动说”得到了空前鼓舞。

实验到这个地方其实还并没有什么异常,它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物理实验,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科学家这回不用发散的光照射双缝,而是让光子一个一个地通过缝隙,就像前文弹珠通过缝隙一样,此时探射屏上应该出现两个光斑

但现实情况却让人大吃一惊,因为即便光子是一个一个通过缝隙的,探射屏上依旧出现了明暗相间的干涉条纹。

这种情况可太诡异了,明明两个缝隙中只有一个缝隙有光子通过,这单个光子是和谁干涉呢?难道它还能跟自己干涉吗?答案正是如此,这个光子确实是和自己干涉的。不仅仅是光子,后续的实验证明电子或其他粒子,同样具有自我干涉的能力。

此时最诡异的事情来了,由于想弄清楚单个光子是如何自我干涉的,科学家们在缝隙旁放置了观察设备,但微观世界的奇妙远远不是人类能够轻易揣度的。

当他们打开观察设备进行实验时,干涉图样离奇地消失了,变成了两道简单的光束,就像弹珠直接打到了探射屏上,中间没出现任何花里胡哨的变化,粒子们仿佛知道人类在观察它们,于是选择了不一样的表现。

为什么没观测的时候单个光子会自我干涉,而一旦有人观测之后它们就“正常”了呢?这正是该实验最诡异的地方。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牛顿晚年曾证明上帝是存在的

就好像一个东西在没人观察它的时候呈现苹果的样子,而一旦有人看到它了,立即就变成了香蕉的样子,这当然会让人觉得诡异。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这主要和量子力学中的叠加态有关。

在没人观测之前,粒子处于既从一条缝中通过又从另一条缝中通过的叠加态,所以才能够自我干涉。

而一旦在缝隙旁进行观测之后,这两个路径的叠加态就坍缩成了只包含一个路径的单态,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正常”状态。

为什么粒子知道有人在观察它呢?这是不是说明意识真的能够影响物质呢?科学家们至今仍在追寻着这些问题的答案。

而这个实验所透露出来最让人细思极恐、同时也最颠覆认知的地方莫过于——我们看到的世界可能不是世界真实的样子,而是当前所使用的观测方法让我们看到的世界。

结语

对于历史人物,我们应该用历史唯物观看待他。现在的"科学"已经成为了一个现代词汇,没法形容一个几百前的研究叫"科学",我们只能说那个年代研究出的理论流传到今天,可以叫"科学"。

上帝存在吗?科学是无法证明的,所以无法证明的东西不能叫"科学"。

相关阅读:真实存在但科学无法解释的物理现象 至今仍是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