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趣百科 > 科学探索 >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时候,有很多科普读物,里面都会提到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可对于中国的小朋友,纳斯卡线条距离太远,麦田离我倒是很近,可我却从未在麦田中见过怪圈,这是为什么呢?当时我的课外辅导老师正好是地理老师,于是我带着这个问题去找他,他想了想说,麦田怪圈这样复杂的图案,应该不是人类所能制造出来的,而能够到达地球的外星人肯定具有高度发达的文明,我国耕地面积按人均比例算非常的稀少,粮食问题也没有很好的解决,所以当这些有高度发达文明的外星人到达我国之后,肯定会发现,我国还有很多人口处在贫困之中,他们这样的发达文明怎么可能忍心再这样贫瘠的土地上,牺牲掉宝贵的粮食,搞什么麦田怪圈呢?

我想了想,这个解释确实非常的合理,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在非洲地区、东亚地区、东南亚地区、中东地区、中亚地区都很少出现麦田怪圈的传闻,而欧美等发达国家,则更受外星人的关注,他们喜欢绑架那些脑满肠肥的资产阶级腐败分子搞科学研究,自然也会喜欢在这些脑满肠肥的农场主的产业上搞破坏,虽然目的说不清楚,但高度发达文明一定有他发达的道理。

你千万不要以为,我上面的故事是在扯淡,这里面包含着一个麦田怪圈的重要特性,也是一个解密麦田怪圈现象的极其重要的逻辑——广阔的耕地。

欧洲没有发展出向东亚地区这样发达的农耕文明,也不具备稠密的人口条件,这就使得欧洲以及后来的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新世界的农业都具备同样的特点——地广人稀,这当然也是在工业革命之后机械化农业的一个重要前提条件。

我们的耕地,按照人头算,计量单位都是“亩”。但在欧洲和美国,机械化农业普及之后,可以说农民这个阶层,就已经实质上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农场主。在德国各地,农民家庭农场是农业的普遍形式,构成了德国农业的实体基础。“大型”家庭农场,经营土地规模在100公顷以上,全国有2.93万个,占德国农业企业总数的8.29%;“中型”家庭农场,经营土地规模在30—100公顷,全国有10.4万个,占总数的29.44%;“小型”家庭农场,经营土地规模在2—30公顷,全国有21.85万个,占总数的61.94%。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德国机械化农场(图片来源:Hotel Taxerhof Radstadt Salzburger Land)

相对我国传统的“一亩三分地”,如果在地里出现了麦田怪圈,那估计生产大队会组织村民在夜里去抓捣乱的外星人吧,抓到之后,肯定还会给它扣上个“破坏社会主义的黑五类”之类的帽子,游街示众,最后公开处决。所以,外星人就是有这心,也未必有这个胆。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欧美开始迅速普及现代化、机械化耕种和管理技术,已经使得大片的土地根本不需要人的维护,甚至完全不需要人的涉足,这就为麦田怪圈的出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条件。

不过,欧洲地广人稀的特点,则是自自古就有的。

1678年,英国曾经出版过一个木刻的小册子,标题叫做《哈特福德郡的割草恶魔》(The Mowing-Devil: Or, Strange NEWS out of Hartford-hire),这个故事说的是:有一个当地的农场主,雇用了几位农民来帮助他的土地割草,结果在这几位农民干完活之后,向农场主讨要工资的时候,农场主以“没有割干净”为理由拒绝支付这几位劳动者的工资,于是这几位农民就和这个农场主较上了劲,在他家门口不走了,这个农场主公开表示:“如果让他支付这个价格,他宁愿将魔鬼来修建他的土地。”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哈特福德郡的割草恶魔》(图片来源:allmystery.de)

于是,当天晚上他的土地就着起了大火,第二天早晨,他发现在土地中出现了一个怪异的图案,这个图案内的所有草全都被从中间割断,却没有任何火烧得痕迹。因为图案出现的速度太快,而着火后又找不到痕迹的现象又无法解释,所以他认为这绝不是凡人能够做到的,于是他马上赶到教堂,为他的行为忏悔。

这个《哈特福德郡的割草恶魔》的故事经常被麦田怪圈的研究者们引用,作为他们心中人类第一次记录麦田怪圈现象的确凿证据。

不过,麦田怪圈的研究者吉姆·施纳贝尔(Jim Schnabel)却在后来的研究中,提出了反对意见,因为就这篇文章的描述看来,出现这个所谓麦田怪圈的条件其实非常的明确,首先,农场主拖欠了农民的工资,其次,在现场的描述中,已经明确的说出了“草是从中间被割断的”这个具体细节,如果仅从“夜里着火,而早晨没有痕迹”这个现象来判断,这是一次麦田怪圈现象的话,证据是不够充足的,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大量的农民在夜里使用火把割断作物的情景被农场主在能见度很差的夜里的误判。

所以,这次在17世纪就被记录下来的、所谓的麦田怪圈现象,即便是在麦田怪圈研究圈子内,也并不视为一次有效的历史证据。

几乎在欧洲所有的农业地区,都有一个叫做“仙女圈”(fairy ring)的说法,“仙女圈”也有可能在不同的地区被称为“精灵圈”(elf circle)或者“精灵戒指”(elf ring),不过他们指得都是一种在当时很难让人理解的自然现象——怪圈。牧场、草原和森林中的空地上,经常会出现一个颜色比其他地区深的植物圈,往往在这片空地上,非常的明显。在当时的欧洲人民的认知能力下,很难解释这个怪圈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于是,按照人民的传统,他们将这个怪圈和仙女、精灵等超自然力量联系了起来,这也是“仙女圈”得名的由来。自然,这个圈子在不同的文化中,也代表了不同的意思。比如在北欧等地区,这个圈子象征着好运,而在西欧地区,这个圈子就象征着厄运。

本文由奇趣百科(www.m414.com)搜集整理,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随着人们认知能力的提高和自然科学的发展,欧洲人民逐渐意识到,所谓的“仙女圈”大多是在下雨后才会发生的一种现象,而且这种现象更多的发生在森林中的空旷草地上,发生在农业用地上的情况非常的稀少。

在1686年,也就是《哈特福德郡的割草恶魔》流传的八年以后,有一位叫做罗伯特·普罗特(Robert Plot)的自然学家,在斯塔福德郡发现了传说中的“仙女圈”,起初,他认为他找到了所谓的“麦田怪圈”的证据,但是在他仔细的观察了“仙女圈”之后,他惊讶的发现,这所谓的带来厄运或者好运的圈子,竟然是一圈蘑菇。

是的,这个就是“仙女圈”的秘密——蘑菇。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仙女圈”(图片来源:fairyroom.com)

虽然普罗特发现了“仙女圈”的真相,但是在当时,他仍然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蘑菇只长在一个圈中?为什么圈子里面和外面都没有蘑菇?还有,为什么是蘑菇而不是什么其他的植物?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他毕竟是因为自然科学家,所以他试图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经过了仔细研究后,他认为这是由于空气中的湿度导致的,也就是说,在这一个圈子上的湿度,高于周围环境,至于这个湿度差异是如何造成的?他无法作出解释,最后他仍然把这个现象的归结于伟大的上帝,这就是上帝向人间吐出的一个烟圈。

实际上,“仙女圈”是一片植物到坏死区,这片区域是由菌丝体引起的。在“仙女圈”发生之前,往往这片区域会经历一次干旱,大量的草在这一时期营养不良或者死亡,但在这种自然灾害之前,菌丝体已经附着在地面上或者隐藏在土壤里,而菌丝体的分裂,往往按照圆形、弧形等形状进行,于是,在这个地区又获得水源后,真菌开始消耗土壤中容易获得的营养物质,并且让生长在这一个圆圈内的植物受到压力,导致植物变色,有一些真菌还能产生化学物质,比如说赤霉素,这是一种激素,可以让植物更快、更丰富的生长。

这就会产生一个比周围颜色更深、或者比周围更茂盛的植物圈子,也就是“仙女圈”。

1880年,又有一位业余自然科学家约翰·兰德·卡普隆(John Rand Capron )在他的观察日记中记述道:他发现了因为频繁的风暴,造成了麦田中有很多奇怪的图案,不过他并没有详细记述这些图案的模样,所以这些记述的真实性也不可考。

1932年,考古学家库尔文(E C Curwen)在奇切斯特(Chichester)发掘特朗多遗址(The Trundle)的时候,在附近观测到了4个黑暗的圆环,这些圆环都是因为四周的麦子倒下,而中间被堆高后形成的,不过这并不是现在我们所说的“麦田怪圈”的形状,更像是麦子被人为堆在一起的模样。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特朗多遗址(图片来源:www.sussexarch.org.uk)

鉴于考古学家对于农活不一定有什么见识,所以也很难说库尔文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玩意”。

通过这三件事你可以发现,虽然那个时候在欧洲并没有所谓“麦田怪圈”的传闻,也不流行UFO、外星人等等超自然力量的故事,可是欧洲人民貌似多少都有点被迫害妄想症,想方设法的想在自己家的地里找出点毛病来,总是觉得自己家后院的菜地里有点什么超自然现象会发生,这也难怪后来会出现“麦田怪圈”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人均耕地面积太大,人口太少。这要是放在咱们村里,敢糟蹋粮食,你就是长了八个角的魔鬼,村长也得带头灭了你。

到了1963年,经过了这么多代人的努力,终于让一个业余天文学家帕特里克·摩尔爵士(Sir Patrick Moore)在一片马铃薯地里发现了一个稍稍和科学沾边儿的“怪圈”。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帕特里克·摩尔爵士(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这个怪圈在一个火山口附近,位于威尔特郡(Wiltshire),他发现在马铃薯田附近的麦田里,有几个圆形和椭圆形的特殊形状,形成了一层一层的“怪圈”,而在这些怪圈内,小麦已经被压平,而且朝着一个方向倒塌,他将这个怪圈的形态描述为“螺旋扁平化”(spiral flattening)。在他对周围环境做了详细调查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应该是因为火山喷发后,因为冲击波的气流所引起的,因为这片地非常靠近火山口,所以很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在后来,摩尔爵士的一位好朋友,真正的天文学家休·欧内斯特·巴特勒(Hugh Ernest Butler)跑到当地去做观察和调研,在他研究了当地的地质情况后,他基本上同意摩尔爵士的观点,并且还提出了两种其他的可能,第一种是小块的陨石坠落在地面,而小麦因为冲击波按照规则圆形或者椭圆形向四周倾倒;第二种是因为闪电击中了这片空旷去的某个点,因为产生爆炸是小麦向四周倾倒。证据就是,他在圆形的中心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爆炸痕迹,这种爆炸痕迹是比较典型的、他所说的另外两种情况可能会造成的爆炸痕迹。

随着1947年肯尼斯·阿诺德发现了不明飞行物之后,“麦田怪圈”这个源自古代欧洲的著名“被迫害妄想症”也开始与时俱进,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不断地有人将“麦田怪圈”和最时髦的“UFO”、“外星人”等概念结合在一起。这种情况在1960年代被推向了高峰,大量的“UFO学者”开始将“麦田怪圈”也纳入到“UFO学”的研究范围内,“理论著作”层出不穷,让人啼笑皆非。

比如上面提到的摩尔爵士在威尔特郡发现“怪圈”的那片田里,很快就招来了一大批UFO学者,他们日以继夜的在这片田里调查研究,采访当地农场主和邻近城市的居民,并且写了大量的文章来证明这个地方的人经常会看见UFO,在60年代末时,英国媒体甚至直接将威尔特郡称为“UFO的巢穴”,如果你是当地居民,而你从来没有看见过UFO,那么你会收到你身边朋友们的嘲笑。当然,因为这些上和和的“学者”都跑到这个地方来居住、生活、“做研究”,当地居民可是乐开了花,每个人都能随随便便像这些学者讲上几个小时的“UFO目击事件”。

不过有意思的是,威尔特郡如此频繁的出现UFO,而且有大量的学者和当地人口目击过UFO,可从来没有留下过任何一张UFO的照片。

英国毕竟不是一个耕地面积广阔的国家,这种传说在那样狭窄的耕地上,很快就被这些有UFO学者考察明白了:就算话再多的时间在这块土地上,也不可能拍到“麦田怪圈”和她们所猜测的“UFO的巢穴”。

但是在耕地面积广阔的国家,有着同样血统的人民来了劲。

同样是在1960年代,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州有一个叫做图利(Tully)的地区,这里曾经出现过在当地的沼泽和芦苇塘里发现了“规则的圆环”的报道,最著名的就是出现在1966年的“图利的飞碟巢穴”,一个当地的农民有一天夜里去他们家附近的沼泽地里干活,虽然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夜里跑到沼泽地能去干什么活,但既然报道是这样说的,那么我们姑且就先相信吧。这位农民到达了沼泽地之后,突然发现了莫名的亮光,于是他抬起头,在沼泽地上放12米的空中,发现了一个表面光滑、反射着各种奇异光彩的圆形“飞碟”,在他和这个“飞碟”大眼瞪小眼的对峙了几十秒之后,那个“飞碟”很淡定地飞走了,留下了他自己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随后,他认真的调查了“飞碟”起飞的区域,结果惊讶的发现,在这片芦苇塘中,留下了一个约10米长,8米宽的圆圈,芦苇叶按照顺时针的方向倒塌,并被水淹过。他捞起了几株芦苇仔细观察,发现这些芦苇都被连根拔起。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图利的怪圈(图片来源:oldcropcircles.weebly.com)

随后,昆士兰州警察在接到该农民报警后也赶到了事发地点,在详细勘查了现场之后,他们首先怀疑这个芦苇到他的圈是人为造成的。但在询问这位农民的时候,这位农民坚称他的供词是真实的,他在当天晚上肯定目睹了一个“飞碟”从这里飞走。

于是,昆士兰州警察联系了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和昆士兰大学,请求他们一起来本地做调研。这两个单位收到邀请后,赶到了图利地区,这个联合调查一下就持续了六年,也没有调查出一个所以然来。昆士兰大学给出了一个自然现象的结论,这很有可能是因为这片沼泽的温度产生了“突然的变化”,随后导致了“特殊的气压变化”,最后形成了这样一个独特的“芦苇圈”。

皇家空军的调查结论在刚开始非常的明确,他们认为这是一起恶作剧,不过当地人民都反对这个调查结果,他们认为这样不负责任的结果,是在侮辱本地人,所以在1973年,皇家空军改了口,说这很有可能是一次真实的飞碟目击记录,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导致飞碟在空中解体了,而且这次解体是“灾难性的”,导致碎片已经被爆炸炸成了粉末,所以无法在该区收集到任何的碎片。爆炸所发出的冲击波使得周围的芦苇,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怪圈”。

不过至于这件事的真相如何,我相信只要不傻的人都能理解皇家空军的最初判断吧?

发生在图利的这件事情,启发了某一些人,他们突然发现,我们这里的地理环境更加适合出现麦田怪圈呀!于是,在1967年的8月8日,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的杜哈米尔(Duhamel,Alberta)的一片麦田里,也发现了三个圈子,最初的发现人仍然是本地的农民,当地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和发生在澳大利亚图利的事件如出一辙,警方认为这是人类制造的恶作剧,不过发现人声称这绝对是自然形成的,或者是一些超自然力量导致的,并坚持要求警方联系加拿大国防部进行进一步调查,加拿大这个地方,地广人稀,人民安居乐业,治安良好,也没有什么国防威胁,所以国防部也很闲,于是国防部就真的派出了一个调查组,有两位调查人员进入当地,对这三个怪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不过这个调查结果你肯定也已经猜到了,就是毛也没有调查出来。于是国防部肯定了当地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认为这三个怪圈确实是人为制造的,不过他们毕竟是国家调查机构,没有给这三个怪圈定性为“恶作剧”,而是很客气的说明“因为某种未知的情况,导致了未知的人,制造了这三个麦田怪圈,目的也未知”。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1966年报道,当地人声称这不是恶作剧(图片来源:http://oldcropcircles.weebly.com)

所以说到目前这个时间点,“麦田怪圈”只能说是一个起源于欧洲的、农民的传说而已,“麦田怪圈”的产生也不是无端出现的,而是和一些“未知的个人行为”、和一些已经被明确结论的自然现象相关联,而这个传说也一路传承下来,从传统的欧洲地区流传到了欧洲以外的“新世界”,在这些地区所发生的“麦田怪圈”现象已经有非常明确的人为制造的痕迹了。

实际上,“麦田怪圈”早在1940年就已经有人揭秘过了,只不过声音实在太小,影响力太弱,只在英国的一个媒体上刊登了所谓“麦田怪圈”的真相。

这本杂志的名字叫做《奇异时代月刊》(Fortean Times),1940年他们刊登了一篇由大卫·伍德(David Wood)发表的署名文章,在这篇文章里,伍德使用了一条简单的绳索,跑到了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附近的一个庄家田里,用了很短的时间就作出了一个图案比较复杂的“麦田怪圈”,并且他认为,所谓“麦田怪圈”只是一个人为的恶作剧而已。

不过这篇文章远远没有“麦田怪圈”本身的故事吸引人,又加上伍德仅仅是做了一次试验,而不是真的找到了这个悠久传说的实际证据,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个结论一点也不热闹,甚至有些无聊,所以,伍德的这次努力就算是喂了狗。

当然,那个时代的老百姓的文化素养不能跟今天相比,之所以会让他们深信不疑,自然还是媒体的推波助澜,因为只有超自然力量才能够卖出更多的报纸,甚至就连“麦田怪圈”这个词,也正是BBC在它的一部拍摄于70年代的纪录片电影中发明的,这个名词甚至在1997年还被收录进了牛津英语词典中,而且是被作为“科学术语”收录的。

既然这是一个深入人心、老百姓深信不疑的民间传说,又可以人为制造,而且即便是人为制造,老百姓也坚持相信这是超自然力量导致的,那么事情就很简单了,也自然就会有人专门去琢磨这件事情。

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所发生的这两件事情引发了很多人的兴趣,包括一个叫道格·鲍尔(Doug Bower)和一个叫戴夫·乔利(Dave Chorley)的恶作剧专家(自称)的人,这两个人受到启发,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我们在后边再介绍这哥儿俩。

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麦田怪圈”的出现越来越频繁,不光是在英国的广大农村开始出现,也更多的出现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甚至前苏联,时间进入到了80年代后期时,据统计,在这个地球上已经出现过10,000多个“麦田怪圈”,不过这些麦田怪圈通通都出现在这几个国家中。

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英国的汉普郡和威尔特郡出现了两个著名的“麦田怪圈”,这两个麦田怪圈的图案十分复杂,而且意义不明,让全世界的UFO学者和麦田怪圈研究者都集体高潮了。因为这些明显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的图案实在过于精美和复杂,以至于“麦田怪圈学”开始出现,研究“麦田怪圈”的学者列举了关于“麦田怪圈”到诸多不可思议,比如:这些图形是否是UFO底部的图案?为什么麦子的倒塌可以如此规则?为什么麦子折断的地方如此的整齐?甚至还有“UFO学者”宣称,他们在麦田怪圈中发现了异常的“辐射能量”,另外有一些麦田怪圈研究者说,麦子的折断部位非常的诡异,他们似乎有被烧焦的痕迹,或者有被什么高能量物体溶化的痕迹。当然麦田怪圈最神秘的,还是集中于图案本身,因为这些图案实在是莫名其妙,对于人类的认知能力来说,很难说他要表现什么,所以,“UFO学家”认为,这很有可能是外星人传送给地球的某种信息,如果我们解读了“麦田怪圈”中所蕴含的信息,那么很有可能就会解开UFO的谜团,甚至解开人类诞生的谜团。

以上的说法,当然非常的有市场,因为这里面有UFO,有外星人,有超自然力量,有人类诞生之谜。所以,凡是出现了“麦田怪圈”的地方,立刻就会招来无数人的围观。这些人里,绝大多数只是好奇的游客,少数是那些所谓的“UFO学者”、“麦田怪圈研究者”、“神秘学家”、“超自然力量研究者”等等各类神棍。

这时候,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发生了。

按理说农民对于这种破坏农作物的行为应该是深恶痛绝的,可是事实恰恰相反,农民朋友们对于自己的麦田中出现了这种神秘的“麦田怪圈”表示非常兴奋,而且非常热情,如果谁家能够出现“麦田怪圈”,那么周围的农场主都会相互祝贺,也会帮忙宣传,因为随之而来的将是大量的游客,在汉普郡和威尔特郡这两个地方,有一些农场本来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边远地区,结果因为麦田怪圈,竟然开通了公交车,威尔特郡的几个农庄甚至合作建设了直升机停机坪,还规划了游览线路,你可以徒步旅行,也可以驾车参观,当然如果你想一览“麦田怪圈”的全貌,你就必须要租用直升机。在尽情游览了这“超自然力量所制造的怪圈”之后,你还可以在当地的纪念品商店买上一件印有“麦田怪圈”图案的T恤,或者买上一本“麦田怪圈”的图书,“麦田怪圈”俨然成了当地旅游业的摇钱树,在80年代初期,英国还没有类似于美国的私人领土反入侵法,因为“麦田怪圈”的频繁出现,曾经有议员准备推动立法,但对于出现“麦田怪圈”的当事人家庭来说,谁敢推动这个立法,他们就敢掐死他,所以,不光反入侵法没有立成,凡是附近的农庄把围栏都给拆除了。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麦田怪圈”旅游(图片来源:史密森尼学会)

至于“麦田怪圈”的真相如何,根本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再去热衷解开这个谜团,作为当事人来说,如果你去关注“麦田怪圈”的真相,那么你是脑子有病。

不过,面对这个伪科学的狂潮,真正的科学家自然还是要试图找出“麦田怪圈”形成的真相,因为在2000年以后,“麦田怪圈”的复杂程度和个头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其中有一些具有非常复杂的数学特性和科学特征,这类被科学家们认为复杂的“麦田怪圈”,在全世界范围内多达两千个。

既然要研究,那么就要从“麦田怪圈”的地理环境入手分析。可是在研究员杰里米·诺斯科特(Jeremy Northcote)的研究后发现,“麦田怪圈”并不是随机出现的,他们往往出现在道路覆盖范围内的麦田中,这类区域一般来说不会是完全没有人烟的区域,而是有一定人口密度,并且在一些文物古迹附近,比如最有名的“麦田怪圈”就发生在巨石阵附近。

这就有意思了,也就是说,“麦田怪圈”只会出现在人能够到达的区域中,如果真的是UFO所做,那么UFO还需要专门找到公路边上的麦田,也就比较奇怪了,所以最合理的解释,当然还是人为制造的。

另外,诺斯科特在进一步调查中还发现了一个“麦田怪圈”是人为的铁证,那就是所有的“麦田怪圈”全都发生在著名的旅游景点附近,比如巨石阵、西伯利山、白马山等等地区,在这些地区中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一个较高的地势,便于人们发现“麦田怪圈”的存在。换句话说,费了这么半天劲做出来了一个“麦田怪圈”,如果没有人看到,那不就浪费了吗?

最极端的例子出现在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开幕之前,在当时伦敦的希斯罗机场附近的麦田中,出现了奥运图案的麦田怪圈,如果真的是UFO所为,那这个UFO可能也挺喜欢体育运动的,不知道他们看不看田径比赛,对于刘翔退赛是什么看法?

不过对于那些神秘主义者来说,诺斯科特这个研究员所做的这类调查,对于他们的理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影响。他们对于正常人所认为的证据,如何反驳呢?他们会说,UFO是地外高等文明,当他们试图向人类传达信息的时候,自然要选择人群聚集的地方,那么文物古迹和旅游景点旁边的麦田就是最佳的地方。

可是这也说不通啊。

要说人群聚集的地方,为什么不来我们中国呢?不来我们中国也可以,我们整个东亚地区人口都非常的集中啊,这些外星人看不上我们当时贫穷落后的祖国,难道也看不上发达国家中的发达国家——日本吗?难道也看不上地球第一都市圈东京吗?这群外星人是不是有种族歧视?我们是不是应该发动整个亚洲人民乃至全体有色人种一起抵制这些外星猪呢?

当然神秘主义者会解释,“他们需要一片麦田啊”,没有麦田,他们如何向我们传达信息呢?

这就更加奇怪了,一个能够穿越茫茫银河,一个我们完全无法理解的、天文尺度做星际旅行的、高等地外文明,竟然一定要找到一片麦田才可以传达信息,难道这么高等的文明,没有发明一个叫做粉笔的东西吗?

当然神秘主义者会解释,“使用麦田是为了向我们显示他们的权威和力量”。

如果真的是要展示力量,为什么不能直接展示?一定要用这些莫名其妙的图形来让我们猜测?这真的是高等智能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吗?即便他们不会写地球的文字,画出来的画也未必能够让地球人理解,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用数学的方式来传达这些信息呢?描点才应该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吧?

当然,无论我们如何解释这些“麦田怪圈”的不合理之处,也无法让那些本来就不想把这些事情搞清楚的人信服,这些人一部分人在装傻,一部分是真的愚蠢。

一直到1991年,我们上面提过的那哥儿俩——鲍尔和乔利成为了头条新闻,他们公开宣布,自1978年开始,他们两个人在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苏联制造了多个“麦田怪圈”,而且是纯手工打造哦!带着满满的爱心哦!使用的工具很简单,只需要木板、绳子、和绑在绳圈上的棒球帽就可以完成一个复杂的“麦田怪圈”。为了证明他们所说的是真的,他们在记者和一位著名的“麦田怪圈研究家”帕特·德尔加多(Pat Delgado)面前,使用上述的工具,完全重现了一个出现在英国的麦田怪圈。在制作完成后,德尔加多半信半疑的检查了这个“麦田怪圈”,再仔细的和照片做了对比之后,他非常不情愿地宣布,这个麦田怪圈确实是真实的。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鲍尔和他的制作工具(图片来源:史密森尼学会)

自此,“麦田怪圈”彻底成为了一个骗局。

在被问及为何要制作“麦田怪圈”的时候,这两个人承认,他们是看了1966年出现在澳大利亚图利的“麦田怪圈”故事以后,有了这个想法——对于一个显然是人为的“麦田怪圈”,官方竟然迫于压力得出了另外的结论,让这件事情的真相从此掩埋,而且媒体也明显希望这个“麦田怪圈”室友超自然力量形成的,那么为何不利用民众的这种心理,好好的搞一次恶作剧呢?

这种心态让很多的记者无法理解,不过很快大家就搞明白了——这两位自称恶作剧专家的人,他们实际上是另一种艺术家,在当时英国的很多农场因为“麦田怪圈”而有了额外收入之后,这就成了当地人的一个秘密,他们花高价请来这两位,制作完“麦田怪圈”之后,再向媒体公开,以此获得经济利益。

他们两个人承认,当时在南京个人创作“麦田怪圈”的时候,当地人认为他们的作品重复性太高,都是一些简单的图案,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了,完全不像是什么超自然力量所传递的信息,所以他们故意的添加了非常多的复杂线条,让这个“麦田怪圈”变得更加莫名其妙,也让他们的雇主非常的满意。

所以,这二位并不是觉得好玩才去做这件事的。

实际上,他们两个人宣布对从1978年到1991年的两百多个“麦田怪圈”负责,在核实了大量照片后,另外有1000多个“麦田怪圈”只是他们所创造的这个另类的“麦田怪圈艺术形式”的模仿而已,毕竟早在1940年,人为制造“麦田怪圈”的方法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们能够想到,别人自然也能够想到,谁也不比谁傻,谁也不比谁笨,而且很多“麦田怪圈”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些更加复杂的几何图形设计和更复杂的数学表达,自然是有文化水平更高的模仿者制造的。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鲍尔和乔利创造出的最著名的“麦田怪圈”(图片来源:express 每日快报)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麦田怪圈”的制作方法也在进步,有一些出现在近几年的形状非常复杂的“麦田怪圈”甚至用上了GPS和激光测距仪等先进的设备制作完成的。

鲍尔和乔利可以说开创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的,也给了很多人一个新的启示,他们可以利用这样的方式去进行艺术创作,并且获得收益。这两个人也不止一次的接受委托,创造新的“麦田怪圈”,不过不同的是,他们不再偷偷摸摸的创造,而是光明正大的在公开场合下创造。

除了他们以外,现在的麦田怪圈已经成为了一个创作市场,并且已经是一个遍布于全球各地的国际市场,而且这个圈子是一个“在知情者中完全公开,在不知情这种完全保密的”艺术圈子,他们创作“麦田怪圈”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吸引大量的游客,所以美国的《史密森尼学会杂志》(Smithsonian Magazine)直接称呼这个“麦田怪圈”到圈子,是在为新时代的游客制造“蜂蜜陷阱”。

对于神秘主义者和阴谋论者来说,即便“麦田怪圈”已经有了明确的制造者,也很难让他们真正的承认,自己所坚持的理论是错误的,当然这背后也仍然有媒体的推波助澜,比较外星人制造和人类制造来说,后者显然没有前者更有吸引力。

于是,神秘主义者继续坚称鲍尔和乔利只是两个想靠着“麦田怪圈”出名的骗子,并且不断地有人继续为麦田怪圈寻找各种各样的理论依据,这些理论依据也不再指向超自然的结论,而是开始向气象学、电磁动力学、流体力学等等方向发展。甚至在1991年,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也在他的著作中提到了麦田怪圈可能形成的原因,不过霍金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他首先承认的可能性是“恶作剧”,其次才提到,这有可能是因为麦田上空的空气因为某些未知的原因形成了物流运动而引起植物像一个方向规则倒塌,但从很多“麦田怪圈”图案的复杂性上来看,他还是认为“恶作剧”的可能是最大的。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威尔特郡2016年8月12日出现的怪圈(图片来源:cropcircleconnector.com)

在霍金写给出他的结论的时候,鲍尔和乔利还没有公开他们的秘密,可见在当时的科学界,对于真正的科学家来说,“麦田怪圈”实际上是一个有着明确结论的非自然现象。

当然,也有一些真正的科学家,因为这个现象而走入了死胡同里。比如气象学家和物理学家特伦斯·梅登(Terence Meaden),为了研究“麦田怪圈”的形成原因,他显然走入了一个理论的怪圈,起初他认为这是因为英格兰南部山丘上经常刮起的旋风造成的自然现象,但随后经过研究,他发现这些旋风的形成位置要远远高于农作物的位置,无法形成“麦田怪圈”,于是他开始将自己的理论复杂化,最后的结论是:根据电磁流体动力学,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在麦田上的旋风导致了一种叫做“等离子体涡流”现象的发生,从而出现了“麦田怪圈”。

虽然很认真,但是,科学研究是不能这么牵强附会的。

等到麦田怪圈的制造者出现,梅登非常沮丧地对外宣布,他的研究打了水漂。

不光有一些真正的科学家研究跑偏了,另外还有一些具备科学精神的怀疑论者也在持续的对“麦田怪圈”的人为制造特性进行质疑,比如之前我们提到过的,为什么有一些“麦田怪圈”的植物断裂处,有烧焦的痕迹呢?

实际上,这是一个广泛存在在自然界的正常现象,小麦、玉米等植物内部有非常坚韧的的植物纤维,当他们被外力压弯后,植物纤维并没有因此断裂,植物仍然可以正常生长,但因为生长方向改变,一侧的生长速度会超过另外一侧,这样就会造成植物内部的气体压力过大,于是,在一到两天之后,植物就会从折断的茎节处爆炸,再加上太阳充足所造成的高温,空气中湿度的降低,就有可能在爆炸处出现焦黑,不过对这一现象的更加合理的解释是,这非常有可能是制作者自己点燃用以迷惑发现者的。

至于很多神秘学家所质疑的麦秆整齐的叠压在一起这种现象,也是因为在“麦田怪圈”制作完成后,麦杆继续保持生长,所以才会互相纠结在一起。因为压倒的方向相同,所以生长方向就相同,在经过一到两天的生长后,就会出现整齐的排列。

至于另外一些质疑,比如前面提到过的辐射问题,至今也没有任何有效的证据证明在“麦田怪圈”中有高剂量辐射,一些研究者所宣称的“高剂量辐射”也引起了真正的科学家们的注意,所以还是有一位来自美国超自然现象调查委员会(CSICOP)的调查员乔·尼科尔(Joe Nickell)认真的测定了一个在美国出现的“麦田怪圈”的辐射剂量,结果呢?还真有辐射,而且不光是在麦田圈里面有辐射,就是在圈外也有辐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所有的土壤中都含有天然放射性,这个元素是钾40,不光图里面含有,就是在我们日常的饮食中、水源中甚至我们的身体内都含有钾40,所以这并不是什么“高剂量辐射”,只是日常辐射的一种。

还有一些研究者提起过“麦田怪圈”中的磁场问题,他们声称如果你使用指南针进入“麦田怪圈”之中,指南针就会失灵,可这种现象在实际的调研中也从来没有发现过。

另外,“麦田怪圈”都是在一夜之间形成了,也就是说制作“麦田怪圈”的过程都是在夜晚,这又是为什么呢?很简单,如果白天制作“麦田怪圈”,不明真相的农场主有可能会用猎枪射杀这些恶作剧者,就算英国人、加拿大人、日本人、澳大利亚人脾气比美国人好一些,别忘了,苏联这个国家也出现过“麦田怪圈”,如果被苏联农场主看见,估计早就发配古拉格劳动改造了。夜里制作“麦田怪圈”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非常神秘,因为没有目击者,所以可以给人一种“麦田怪圈”是在瞬间形成的假象,这样的话UFO研究者和神秘学家们就有了发挥想象力的可能。

曾经还有一些“麦田怪圈”研究者宣称,他们曾经在“麦田怪圈”形成的麦田上空,发现过足球大小的明亮光球,这种明亮的光球可以高速移动,最有支撑力的证据是一段视频,虽然有很多人宣称过看到了这个光球,可是至今只有一次被拍摄了下来,而且在影像专家分析了这段影片之后,发现这段影片只是一个拙劣的合成影片,假得不能再假了。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麦田怪圈上的光球(图片来源:YouTube)

其实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去对“麦田怪圈”做研究,只要看看“麦田怪圈”图案的复杂性就可以有答案,我们目前发现的“麦田怪圈”其复杂性是越来越复杂的,而且越来越多的“麦田怪圈”带有商业性质,甚至有很多“麦田怪圈”直接就是当地企业的Logo,这些“麦田怪圈”通通都是人类制作的,因为你总不能说外星人跑到地球上来帮忙打广告吧?他们又不是百度的员工。

因为很多麦田怪圈的体积非常的大,以至于这也成为了神秘主义者嘴里的“不可能”的证据。人类无法勾画体积大的图形吗?呵呵,当然不是。

鲍尔和乔利在制作他们的麦田怪圈时,用到的一个非常简单的工具,就是一顶棒球帽子拴在一盘绳子上,然后绳子的另一端有一根木棍,就是这样简单的工具,就可以画出非常规则的圆形和椭圆形,在他们所制作的麦田怪圈中,有很多螺旋形的形状,一度被神秘学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人类怎么可能徒手画出这么远的形状呢?所以说,不是科学家看不起这些业余的研究者,而是他们确实不争气。

早在公元400到650年之间,在南美洲秘鲁就已经出现了这么一群聪明的人类老祖宗,他们使用几乎相同的方式:在两根棍子上帮上一段绳子,然后,把绳子在一端缠绕好,画一圈,放一圈,就这样在南美的大地上,画出了巨型的螺旋图案,这就是举世闻名的纳斯卡线条。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纳斯卡线条,猴(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有很多人无法想象这样巨大的图画究竟是如何制作出来的,比如我那位课外辅导的地理老师,他在地理课上就曾经感叹过纳斯卡线条的神奇,我仍然记得很清楚,他认为古人没有飞机,怎么才能够画出如此精确的、巨大的图画呢?

是的,这就是很多人至今相信纳斯卡线条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留下的远古文明之一的原因,因为他们所看见的纳斯卡线条通通都是我们使用现代航拍技术、卫星遥感技术所拍摄的平面图片,在这些图片中,因为都是从上向下的俯视,所以无法看到地形,实际上,如果你仔细看这些照片,你能够很清楚地看到线条周围的沟壑,也就是说,这些图案都在山丘的旁边,并非是只能从高空才可以看到的图形。

在神秘学家严重的纳斯卡线条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所在,因为他们想不明白这么巨大的图形,凭借古人那些落后的技术,怎么可能制作的出来?可事实是:古人虽然技术落后,但并不是这些神秘学家所认为的傻子,相反,古人有着非常高超的智慧,他们可以凭借简单原始的工具,制作出震撼人心的、神迹一样的文物古迹。

纳斯卡线条也属于这类古迹,根据考古学家的推测,这些线条之所以制作得如此巨大,目的就是让天上的神看到,至于让天上的神看到以后有什么作用呢?第一个猜测是:这个地区少雨干旱,这些图案被原始祭司用于祭祀和祈求降雨,这是那个时期这片土地的原始萨满信仰中,对上天表示尊敬的一种方式;第二个猜测是:这可能是当时的灌溉渠道,将灌溉渠道设计成独特的图案,希望天上的神能够看到这些图案,保佑他们的作物丰登;第三个猜测是:针对有一些图案,比如蜘蛛、鸟类等等可能是该部落的一种生育图腾,祈求多子多孙。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纳斯卡线条,狗(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但是也有一些神秘主义者有不同的解释,比如在阿德勒天文馆的天文学家菲利斯·皮托拉(Phyllis Pitluga)和天文馆内的一位保安合作研究后发现,巨型蜘蛛是猎户座的变形图形,他认为蜘蛛中的三条直线是用来跟踪猎户座三颗不断变化的恒星的,他迫不及待的将这个结论公开了,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很多的天文学家根据他的结论对纳斯卡线条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比如天文学家安东尼·阿维尼(Anthony F Aveni)博士就指出,这个蜘蛛一共有15条线,为什么只偏偏挑出其中的三条线?而且这三条线并非是规律的直线,你别说对应猎户座,你就是相对应寒冰王座也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他在她的研究报告中写到:我很难找到任何证据来证明他的结论是正确的,因为你根本无法对一个没有提出任何对应标准的线条下什么结论,这一切只是依靠想象力得出的研究结果而已。

依靠想象力做研究,是神秘主义者的一个特点,除了对应星座关系之外,这些人还声称他们从图案所刻划的动物上,看出了动物的品种。比如有的人说,纳斯卡的蜘蛛是不存在于南美洲的一个蜘蛛种类,他们声称是从形体上判断的。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呢?有可能有道理,但我认为,这个蜘蛛的图形,只是一只蜘蛛,你如果能从这样一个简单的图形中看出蜘蛛的种类,那么你真的是一个电视蜘蛛的天才。

麦田怪圈和纳斯卡线条是骗局,还是外星人的杰作?

纳斯卡线条,蜘蛛(图片来源:Google earth)

实际上,这些线条的制作目的和制作方法都简单到不可思议。

除了使用绳子加木棍这种方法画圆以外,其他的图案绘画方式其实也非常的简单,就是有一群指挥者站在周围的高处的山丘上,指挥山下的人,用石头摆出图案的造型,然后在沿着这些石头的边际画画,最后把地形中所有的黑色石头都清理出去,只留下浅色的石头,让图案更加处突出,这样就完成了从空中看下去巨大的图案。

是不是觉得简单的有些不可思议?是不是觉得这么伟大的遗迹,应该有一些更加高明的制作工艺才显得比较热闹呢?很遗憾,啥都没有,就是这么做出来的,古人没有任何测定设备,只能靠着自己的眼睛和这附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大石头来搞艺术创作,他们肯定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东西竟然会难倒后世一大堆自称科学家的人们。

在1600年前的南美洲,人们就已经可以依靠简单的工具制作这样大的图形,那么在1600年后的今天,你为什么会怀疑人类无法在麦田上制作出小一些的、更加复杂的图形了?

所以说,麦田怪圈一点也不神秘,神秘的是,为什么在我们社会主义祖国没有麦田怪圈?如果外星人确实存在种族歧视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砸点什么呢?在线等,挺急的。